酒肆塘前

weibo@撷个果子
不严谨不严肃。

我又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后沿。

我还没等成为社畜
就已经加班加到一点半
饿的不行回家路上安排烧烤了

大哥 你想不想堆个雪人

成品这样
我靠 疼死我辽 真的疼

tmd我头疼死了烫死了沃日
我头皮本来就有口子
不应该漂头
不应该

唠唠二 谈谈我自己

还是讲给我的朋友、想了解我的人,和缺少厕所读物的人。

我年幼(?)的时候是个真真切切的二次元,“入宅”相当早。我小时候真是聪明又机灵,但充其量也就是比平常小孩多聪明一点的那种小孩,仍然会有各种很幼稚的举动。完全是小孩子心性、经历、性格的我,一不小心入了一个在当时,乃至现在都算是“亚文化”的圈子。

当然,无论在哪里,泥沙俱下都是事实。小孩子更是没有辨别事物的能力,于是了解了很多有的没的,这里面基本没什么直接价值很高的东西,倒是有一些现在自己觉得不能给孩子看的渣滓。在人生求知欲相当旺盛的时期,我必须承认这些东西对我当时的性格形成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但我当时迷幻性格形成的决定性因素还是所处的环境,其中某一部分是二次元的交流圈。当时我看的差不多就是贴吧,那时候还是属于亚梦黑化文的年代,没有接触过什么较为年长的人,大家“沆瀣一气”,商业互吹的社交本质是如何养成的已经初见端倪。(?)

待续......我上午随手打的,有事就临时保存了一下,现在懒得继续说了(瘪嘴

唠几块钱的

我正好没睡,觉得可以说一说我前两天说闲下来可以说说的东西,但是我现在脑子属于不太转动的状态,也不是很清晰的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如果你对我的想法有点兴趣或者,你缺厕所读物,可以看看。

我难得这样唠嗑的时候打了标点符号,这证明我暂时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些都不重要,我先来谈谈百万。

艹,饿了,不想谈了。

百万是我活到现在嗑的第一对rps,也是第一对认真、正儿八经嗑的cp(包含二次,而且这之前我没有嗑过三次),谈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好了。

节目从头追下来的,土哈初好感是人间水蜜桃你的男孩。之前只是觉得这个人还挺厉害,到9月全网黑的时候我才彻底粉上万,然后入坑百万,而且到现在我也不是非常的讨厌周延,黑周延于我何加焉?毕竟都这时候了,前尘随风罢了。

4月之前我是彻头彻尾的百万girl,百万偏万那种,也从来都没有一碗水端平过,我心里分给两个人的喜爱从分量和种类上来说,都不相同。4月之后我却难得“像个人样”,不搞百万,也就是说,两个人一起脱粉了,从饭圈角度。

但我本质还是音乐粉,也就是说,我对小王以及三花的喜爱,是从音乐的角度出发,也会继续依我本心支持他们。

说回百万,感谢这个圈子让我结识了一群新朋友,我已经很久没有交过新朋友了,意气风发。其实对于白曜隆有女朋友或者机场的事情都不是让我脱粉的理由,我的理由很简单,没有同框、没有消息、不营业,单纯粉丝角度来讲白景屹的各种傻叼举措也让我感到“哈?他能这么干?有没有脑子?”于是我自然而然的脱粉了。

我很久以前就一直觉得白某在故意营业炒cp,但是他们真相是真的有过真诚的兄弟情,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质疑的,只是每个人的嗑点不同,期望值也不一样。

有点晚 其实我是断断续续一边和人打字一边写了俩点

稍微聊聊

有一个洋灵脑洞
古风俗套爱情故事
忙完就写 忙完 就写 下个月 就忙完了 就写
百万都决定不填了 取关就 取关吧
我会把红眼(一个少年非主流子mlyp文学)
大概讲了什么 告诉你们
万昊的过年就是一个段子集 没什么实质内容
聚乙二醇植物细胞融合的时候用完了(就是没了)
就让永恒时间刻下它的模样

520爱你们 不能免俗地比个心

这几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 实在太忙
看看 抽空在lof和你们讲讲
谈谈我现在的心态 和我对一些事情的看法
但是感觉很多朋友也告别lof了 没关系啦

还了一波债
忙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