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肆塘前

weibo@酒肆塘前
不严谨不严肃。

唉呀 我虽然是真的懒
但也是真的忙 忙到天旋地转 恐不得眠
毕竟是
岁末年关的
大家注意身体 注意保暖防寒
注意心理健康
南半球的注意减衣

他们说我再不更文 酒肆塘前就糊了
可是我本来不就很糊吗(笑哭)

我想在我所有的社交软件上都说一句:
我失眠了,怎么都睡不着,因为白天冻着了,右腿右膝盖还特疼

我昨天过生日
终于十八岁了
生日快乐

【洋灵】渠成

来源于 @levineDn 的Kiss cam梗*

刚发就答应了dn要写

结果过去了两个月才写出来……

OOC*

十年后*

喜欢请红心蓝手评论




木子洋挪开假装专注赛场的眼神,精准快速地朝右前方瞟了一眼,马上又移回来装得规规矩矩,像从没分散过注意力。



这样的机会实属难得。演艺行业没有淡季,竭尽所能避开了粉丝和狗仔,两个人同时忙里偷闲跑来他乡享受美妙的异国风光。许是在飞机上睡的还不够畅快,木子洋一手扶着扶手,一手捏着走在前面的灵超的衣角,几乎是飘着下了舷梯。



但只需一小会儿此人就已经清醒得差不多了,神智恢复到了平均水平,耷拉着自己的脸守着男朋友等行李。飞机落地的时候还勉强可以称之为上午,两人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在酒店安置下来。木子洋和灵超一人一侧坐在了沙发上,刚坐稳,抬眼对视的一瞬间,两人同时看见了对方的吞咽动作——大概是都饿了吧。



几乎可以说是偷跑出来的私人行程,要想让饭菜自行出现在眼前显然是不太可能做到的。木子洋想,既然是来玩的,那就不要总是待在房间里,两个人自己出去找吃的好了。他拿起手机查看地图,在周围的几家人气餐厅中犹豫不决了好一会儿功夫。灵超有些不耐地从沙发那侧蹭了过来,上半身自然地转过来贴在了他的左臂上,和他头碰着头,同时伸出自己的左手用白皙的指尖划了几下屏幕,点进一家问道:“这样,要不这家吧?”



灵超靠过来时发丝在木子洋耳边几度来回,他耳廓颇是敏感,闻言的同时忍不住晃了晃头,这动作此时看来却像是不同意灵超的选择。木子洋自己也觉得这动作好像有点歧义,笑着开口:“嗯……我没有要摇头的意思,你是想吃这个印度料理?去……吃咖喱?”



灵超斜了他一眼,撇了下嘴,说:“我随便挑的,反正以前没怎么吃过,就不能有一颗尝心了?”木子洋连声应是,一边站起身准备出门:“李英超,你还不起来?再过一会儿你就又该不想吃东西了,赶紧动弹。”



-


上天总是给好看的人多一点幸运,灵超盲选的餐厅说起来味道尚可、价格也适中,这段来之不易的假期算是开了个好头。只是没有事先定好的行程单,灵超只好上网翻找攻略。



他熟练地用着微博小号在网上冲浪,不经意间刷到了Bruno Mars的演唱会信息。那会儿灵超正窝在他哥旁边,眼珠子一转,开口道:“洋哥,我作为他多年来忠实的乐迷朋友,还没机会看一次现场呢,要不,咱们去live吧!”还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木子洋前后无事,乐得应允了男朋友一个不太小的小要求,在朋友圈一手求得了两张票,发的时候还不忘屏蔽经纪人众“闲杂人等”。事情解决的效率出人意料得极高,岳明辉正巧在隔壁城市的studio做歌,受人之托打了个飞的前去送票。



也是够老岳念叨一阵子的,两个没良心的一听是岳明辉来,干脆只赖在酒店等着拿现成了。等啊等,等来了一个短途跋涉的岳明辉,携两张巡回演唱会门票,居然还有两张NBA的门票。木子洋有点疑惑地看了一眼岳明辉,问:“老岳,这场球是不是还挺有看点的,你怎么不去?”



岳明辉一听这话直乐,虎牙不吝出场了十几秒,一边说:“不是哥哥不想去,那天正赶上一个通告,嗯,凡子也在。你俩反正偷的假,去看吧。”木子洋点了点头应了,嘴上还不忘加一句凉嗖嗖的:“你这个老岳,算盘打的很响嘛!”



-


演唱会这决定来得仓促,拿到手的自然不是什么超近距离的前排好票,但也不至于沦落到坐在山顶听响儿。两人混在肤色各异的人群中一起嗨,木子洋开启了针对灵超的安全模式。他把手自然地搭在灵超肩上,前胸紧贴着人后背,是个将人牢牢护在自己怀里的姿势。一如在每个机场车站的人潮中,耳边的噪声轰鸣构建了只属于他们两个的寂静。是十余年来,每每只要灵超在木子洋怀里,人海茫茫始终冲不散他们的原因。



安可时全场大合唱,灵超玩的高兴,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眼睛里都闪着光。一如他在台上唱歌跳舞、风光无限一样,即使是置身于人海中他也能散发着独一无二的亮。除去练习生时期,面对舞台,他们都少有当一个纯粹观众的机会,只是今次偶然来当一个小小的粉丝在台下欢呼,却也不显生疏。木子洋说来较为喜暗,但他的生命里始终未曾少的了光。从模特到艺人,秀场舞台摄影棚,还有后来进组拍戏时有些慑人的大灯,他没有对谁吐露过针对这些二等光源的讨厌,但也从来不算太喜。唯独只有灵超才可做他心里的一等光源,就算这个小精怪时常闪出超乎寻常的亮度,给他所有不可告人的隐秘心思都照到无处遁形,他也从没有迁怒于人过——所有这些隐秘的心思都只与灵超有关罢了,他不惶于坦诚。



木子洋想起些有意思的,看灵超嗨到有些得意忘形,抱着他的胳膊又紧了紧。这是个习惯性动作,灵超稍稍安静了下,状似安抚地拍了拍身后人的小臂,他开心到了极点,回头超小声又快速地说了一句话。木子洋费尽了功夫也没能够在这么嘈杂的声场里,用自己的耳朵实打实地听清哪怕一个字,但他就是知道,灵超说的是:“我好爱你。”他想,你个小东西,你说得对,我也爱你。



-


演唱会结束隔一天就是那场球赛,想来岳明辉也是给两个弟弟安排得很明明白白,嗨累了就休息一天,不多给时间,也不耽误看球。两个弟弟也不负其所望,准时手拉着手奔赴精彩赛事现场。



岳明辉还真没糊弄人,想来若不是因为赶一场卜凡同行的通告,他也是要拉着人去看的,这两张票位置顶好,正对大屏幕,赛场却也看得清晰,浪费了着实不美,不如送出。木子洋本来未顾及太多,只想观战,奈何身边人竟是看了这么多年也没看够,投往赛场的目光常被一个精致的后脑勺中途拦截。



他神情好似还紧密关注着赛况,心却已经飘到不知道何时何地了,忙太久了好累过来之后没了无关人等来烦这两日独处时光简直赛神仙……突然被灵超一拍大腿,木子洋吓得一激灵,不声不响调整了下表情,才发现已经到了中场休息时间。灵超还在不停感叹赛况之激烈,突然顿住大叫:“洋哥你看大屏那是什么!”



木子洋一抬头又是一惊,悬浮屏四周赫然充斥着上世代才有的劣质爱心特效,满满都是粉红泡泡,右下角两个英文单词“kiss cam”一闪一闪,整张屏的元素都在挑战木子洋多年审美。他只嫌弃了一瞬就事不关己地等待看戏,灵超也反应过来大屏上是个互动游戏,kiss cam不是每场都有,但看着比别的有意思多了。他俩看着第一对情侣毫不遮掩地舌吻,第二对的男性有点尴尬,只轻吻了一下身旁女伴,第三对是两个笑得很开心的年轻姑娘,注意到被拍摄迅速啵了一口,第四对用手遮住亲了一下,第五对……



镜头怎么会投向他俩呢?木子洋通过屏幕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眼中的震惊,但多年职业素养让他和灵超都下意识眨了下眼展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这一秒内,木子洋想了很多东西。比如他和灵超看比赛嫌麻烦都摘下了帽子和口罩,在场的说不定就有粉丝,一定会被认出来;比如他和灵超偷跑出来,结果现在被拍到两人在一起看球,指不定又要掀起多大风浪;比如他俩的cp粉又该哭了,哭着说“ylszd”之类的俏皮话;比如,不如就趁此机会公开了吧,他想。



这一秒灵超想的不比木子洋少,他甚至想到,我们认识十余年了,谈恋爱居然也有十年了。就算是家里人都知道了,在朋友圈私定终身,还能一直瞒着粉丝和大众吗?他清楚自己这时候不应该传出恋爱消息,但他这一刻根本按捺不住,他想告诉世人,他认识的和他不认识的,认识他的和不认识他的——这世界上的所有人,他,和木子洋,在认真相爱。



灵超带着一丝决然地回头,他们在下一秒猝然对视,继而相视一笑,即使隔着七年的年龄差,木子洋和灵超一向合拍,今次亦然。他们同时在这个笑容中巧妙地捕捉到了对方心中所想,灵超开口:“李振洋,我要亲你啦!”然后不管不顾地对着木子洋亲了上去。但只有木子洋知道,这个动作隐藏着灵超的孤注一掷,他没让自己的爱人失望,毫不犹豫地上前接住了这颗真心。



两人的吻并不激烈,甚至没有什么色欲意味,只有着十年间潜藏着细水长流的缱绻。他们并非不愿在公众面前过分亲昵——可能心底确实是不愿的,但他们准备在可能的粉丝和记者赶往场馆堵人事件发生前溜走。所以他们没有像第一对情侣一样亲吻太久,迅速分开后两人同时对着镜头笑了笑,在镜头切换到下一幸运观众的时候迅速收拾东西离开了。



他们重新戴好帽子和口罩,随便打了个出租车回到酒店,全程手牵着手未发一语。木子洋前脚进房间,灵超紧跟进来,后手把门带上。“你……”他一开口就被木子洋回身按在房间门上堵住了嘴,吻势却不似狂风骤雨,而是缓缓吮咬、细细琢磨。灵超配合着搂住了木子洋的腰,还顾着唇齿间与他纠缠不休。



男人的性欲真是生生不息,灵超察觉到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知何时撩起了上衣下摆,一手顺着他腰线缓缓向上抚摸,一手挑起裤沿顺着尾椎向里抚去。灵超抽回手抵住了木子洋胸口推开一段距离,低声说:“去床上。”



他们在窗帘紧闭,灯光昏暗的房间里缠绵了许久。从白天到晚上,从床上滚到地上,相连着去浴室清洗,然后又在浴缸里释放了一次。灵超最后几乎是一回到床上就睡着了,木子洋怀抱着他,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灵超仍在木子洋怀里,严丝合缝。他们谁都不愿挪动一下。这一刻的温存令人十分愉悦,他们对彼此的躯体眷恋至极,不愿分开一丝一毫。



-


当天的比赛果不其然有粉丝在场,年轻姑娘本是陪朋友来观赛,没成想看见了自家哥哥成双。巧的是她是个所谓的cp粉,即使是兴奋地快要窒息了,也冷静理智地立刻截图了大屏直播画面,抖着手配字:“我没想到,我搞到真的了,这是什么绝美画面!”而传到了社交网络上。一传十,十传百,不到十分钟就直接上了热搜,然后就是爆搜,网民们的八卦热情空前高涨,只是苦了两个人的经纪公司,连正主的人影都未曾找到。



轰然而起的舆论浪潮没能让木子洋和灵超顾忌一丝一毫,他们甚至直接卸载了微博,彻底放开地又是压马路又是逛商场,跑到国人不多的地方撒欢玩了整两天,终于被两方经纪人抓到。



木子洋现如今的经纪人好似也是个明白事儿的主,考虑之后还是没带大部队前来。另一位经纪人就不一样了,灵超事业刚进入稳定期不久,也有能同打擂台的小生,资源还属于要勉力争取的阶段。他自己赶来却未携团队是来不及过多思索,想着先抓到人再说。



两方人马一共四个,已然是个要开场危机公关会议的架势了。酒店套房客厅足够大,落座后两位正主却一致表示:“你们非要准备什么就准备找人发夸我们的软文吧,我们已经决定要公开了。”话语直白,毫无转圜之地。



灵超的经纪人闻言直接拍案而起,却被木子洋的经纪人按住,摇头道:“我想,即使你不了解子洋,也应该了解灵超的性子。既然他们已经表态,那我们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他们的决定,还是想想公关对策吧。”



这边两方经纪人已经顶着时差和公司开起了线上会议,木子洋和灵超拿着手机重新下载登陆微博。私信比照常还要爆满,但木子洋直接点了编辑新微博,流利地打出一段话,是大抵在心里早已预演千八百遍的熟练。



@木子洋KWIN:我想说,对于他@灵超DIDI ,这么多年,我们不只是队友,不只是兄弟,不只是爱人,不只是家人,我们是彼此最特殊的唯一。



一分钟后,当日在现场的发了第一条微博的姑娘抱着手机点开了灵超的微博,然后一边笑着掉泪一边打字转发。



我永远相信,他们相爱,洋灵诚不欺我!//@灵超DIDI:说很多遍了!但我还是要说,李振洋我爱你爱你爱你爱你听到了没?@木子洋KWIN 听到了就眨眨眼!


--

墨者写作的码字锁定是个好东西,没有它,再来一个月我也发不出来这篇文...

写完了之后发现全文哪里也没提到渠成 淦

我又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后沿。

我还没等成为社畜
就已经加班加到一点半
饿的不行回家路上安排烧烤了

大哥 你想不想堆个雪人

成品这样
我靠 疼死我辽 真的疼